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红尘的博客

 
 
 

日志

 
 

西藏行 ——拉萨记略  

2017-02-08 21:59: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进入西藏,踏上世界屋脊,便没有了云海阻挡视线,连绵的雪山宛如画家笔下的巨幅长卷,无穷无尽地延伸到天边,山不是一座接着一座,是一浪连着一浪,而天上悬着的几抹云,便是蓝色大海里溅起的朵朵浪花。

到达拉萨时天色已晚,一场特大暴雨在临近拉萨时便没有踪影,刚进拉萨,布达拉宫便映入眼帘,灯火之下,发出圣洁的光芒。

布达拉宫变化坐落在红山之腰,在拉萨市的任何一个角落几乎都可以看到,厚重的纯白,深沉的土红,还有湛蓝的天空,这一切都震撼着人心。据说布达拉在藏语中的意思是“坟墓”之意,不知道这是否正确。然而,布达拉宫确实安葬着历代达赖喇嘛,藏王松赞干布的棂堂也在里面。跟随着导游的脚步,穿过一条条狭窄的廊道,攀登过一层层陡峭的楼梯,我一一走过几位达赖的棂殿和他们生前起居、藏经和讲经的殿堂。每一座棂殿都高达十来米,雕梁画栋间那半球形的坟冢坐落在高高的矩形底座上,从坟冢到基座都镶嵌着各种珍贵的宝石。

布达拉宫是游人及朝圣的藏族人聚集的地方,然而,进入佛殿,你的心里便升起景仰、崇敬之情,沉默而虔诚礼佛成了主题,除了导游轻柔的讲解声音,除了喇嘛和藏族人口中的念经声,再无别的。穿行在红楼活佛殿堂,深重高大的佛像、灵塔和壁画瑰丽的色彩迷一般的静穆在深不可测的空间里,历史悬浮在高高的梁柱间和着酥油灯的柔光浓重了空气,这里是佛的世界,也是满含情感的历史的真实的宫殿,充满了信仰的魅力,也充满了虔诚的情感。

如果说拉萨最神秘的是布达拉宫,那么最生动的则是八廊街了。在这里,你会发现几乎所有的拉萨人都会沿着顺时针方向走动,不少人手里捻着念珠或摇转着转经筒,嘴里不停地念着六字真言。在这回字开形的街上,你还几乎可以领略到古老高原上所有的特色文化载体。藏药,唐卡,藏刀,装饰的牛羊骨,九眼石,经轮,哈达,项珠,念珠,护身符,还有青稞酒,酥油茶,牦牛肉干,甚至是来自印度、尼泊尔、缅甸等地的商品,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然而,八廊街的主角却依旧是大昭寺。寺外,是叩着等身长头的信众,寺内是朝圣和参观的人们。大昭寺主要建筑由门廊、庭院、佛殿、回廊、天井及分布四周的僧舍等组成,寺内有大量的历史文物和艺术珍品,当年文成公主从内地带来的释迦牟尼12岁等身像就供奉在这里,这是世界上唯一完整的释迦牟尼等身像。回廊四璧绘有千佛壁画,木质佛殿的金顶飞檐上雕刻有各种饰物,佛殿风有释迦牟尼殿、无量光佛殿、强巴佛殿、千手千眼观音佛殿等,进入大昭寺,院内一条不长的走廊里齐整地摆放着数百盏酥油灯,所有前来膜拜的藏胞手里都提着自家打的酥油,寺内,数不清的桔色的火苗明亮地跳跃着,那是无数藏族人虔诚礼佛的心呀。前来添灯的藏胞,无论是需要搀扶的老人,还是蹒跚行走的孩子,他们或独自一人,或三五结伴,或全家一起,面对着神圣的殿堂,所有的的脸上都闪着肃穆的光芒。想起门前石板铺就的地面不仅仅是光明可鉴,深深的凹陷已用空间改写了时间,书写着硕大的两个字:信仰。

大千世界,生老病死的自然之苦到处都是,爱憎怨恨的情感之苦天天都有,在佛看来,苦难之因在于本人,所遭受的一切不仅是不可避免的,而且也是前世和今生的行为的结果,所谓因果。“前世造因,今世造业,来世受果”,要超脱,要解脱,则要修行。忽然想起了仓央嘉措,十五岁居高墙深院过教律森严的生活,却禁锢不住那一颗在草原中生长起来的心,夜潜酒肆民家、拉萨街头,唱歌跳舞,饮酒狂欢,真诚地爱着达娃卓玛。最终这段恋情并不被宗教所接受,达娃卓玛不知去向,仓央嘉措留下大量思念的情诗,也走下神坛,留下一段传说。一个人内心真实的情感是最美好的,这种纯洁的情感,谁说不是一种信仰?去了玛吉阿米,当年他们私会的洒馆,因了他们的故事,座无虚席,只能遗憾离去。

去到色拉寺,只是因为没有见过辩经的仪式。色拉寺没有大昭寺的繁华和布达拉宫的宏伟,然而,每一处建筑都透着沧桑与厚重,那看似断壁残垣的房屋,总是令人过目难忘,泛黄的白墙,矮矮的墙垛,繁茂的大树,总让人有一种伸手触摸和拥抱的欲望,似乎觉得,曾经来过,也许在某处轮回中见过。长长的小巷石路上布满了参拜者的足迹。来到庭院里,看传说中辩经的场面,只可惜迟了一步,辩经已结束,正在讲经,僧侣们正襟危坐,旁若无人。我听不懂那经文的内容,却感受到佛的庄严。没有一人喧哗,也无一人拍照,只听见讲经的声音。据说这种辩经的方式起源于印度,当年吐蕃三大法一之一的赤松德赞从印度请来莲花生、寂护等高僧入藏弘法,他们与西藏大乘和尚展开争论,结果汉僧败了,从此这种辩经的方式便在西藏流传下来,至今已1300多年的历史了。色拉寺与其说是圣地,不如说是佛学殿堂,这里是僧人们学习佛经的场所。据说要想成为格西,其难度远远超过考上博士。

离开拉萨,我的眼前忽然跳出一个挥之不去的场景:天幕苍茫,旷野无边,一个衣衫褴褛的朝圣者跋涉于千里途中,三步一叩。双手合十,高举过头,一步,双手继续合十,移至面前,再行一步,双手合十至胸前,再往前一步,双手从胸前移开,与地面平行前伸,掌心朝下俯地,膝盖先前地,然后全身匍匐着地,额头轻叩地面,嘴里念着六字真言。就这样,千里万里,奔向拉萨。有一天,他匍匐于地,再没力气爬起来,用尽最后的生命力量努力抬起头颅,望向圣地方向,夕阳,雪峰,前方无尽的路,遗憾与向望,掺杂着欣慰,随一滴泪滴落尘埃。后来者捡拾起一枚牙齿,带往圣地,镶嵌到柱上。

真正的信念总是那样厚重与沧桑,也是那样的执著与悲凉。

离开拉萨,心中有不舍和留恋,为这辉煌的体验,为这灵魂涅槃的圣地。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