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红尘的博客

 
 
 

日志

 
 

蝉声正浓  

2014-08-04 21:08: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快立秋了,暑热却闹个不停,气温居高不下,一出门,地上便卷起一股热浪,火烧火燎地,让人感到窒息。

    这时候,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在这时节最高兴的,怕要数蝉儿了,而蝉鸣最嘹亮的,则是今年在金堂听到的蝉声。

    记得小时候是常常听到蝉鸣的,每到炎热的夏日午后,蝉便振动着它薄薄的羽翼,高亢而嘹亮地唱起来,声音从树林里发出,像长了翅膀一样,旋即传遍每一个角落。循着声音,你便能在树上找到那小小的蝉儿,只是,稍靠近一些,它便立刻噤声,倐地,一下子飞走了。

    那时候,童年的我似乎没有在夜晚听见过蝉鸣声,第一次读朱先生的《荷塘月色》,我便质疑先生所说了“树上的蝉声与水里的蛙声”,总觉得晚上蝉是不会鸣叫的,直到长大了,读大学,开学了,离家的前夜,天热,睡不着睡,突然听见了蝉声的嘶鸣,这是我第一次在夜晚听见蝉鸣,此时始信朱先生没有骗人。突然间明白了,童年的梦是香甜的,蝉声也唤不醒,大了,有了责任,有了烦恼,有了心事,便有了无眠之夜,听见的岂只是蝉声,连蟋蟀的声音也是那样的清晰。

    在金堂的日子里,蝉整天叫着,从早到晚,满城唱着,某一天早上,你甚至会发现它就在你家的玻璃窗上使劲地唱着,全然不管你是否愿意起床。不知是不是金堂的植被较多,水也丰沛,蝉特别多。随意在街边行道树下,你就能发现一个一个小小的孔穴,那就是蝉的家。晚饭后散步时,常常看见拎着口袋的人,拿着一根小棍,轻轻捅一捅小孔,一只幼蝉爬了出来,便成了捉蝉人的猎物。听说人们喜欢吃这东西,于是便有了以此挣钱的人。

    对这样的人与事,我向来是不屑的,中国的饮食文化源远流长,但其中某些糟粕也深受诟病。有的时候,我也觉得这饮食中,包含着一些残忍、血腥的成分,乃至有些不该吃的东西也尽入口中,缺乏一些悲悯之心。我还是喜欢听蝉的鸣叫声,听这悠长而渺远的声音,愿意让它高高兴兴地活着,在树上枝头唱歌。

    多年来,我一直对蝉充满敬意,它是童年的梦影,常常在记忆里一遍一遍地回放,那时候,天是蓝的,水是清澈的,山是绿色的,蝉是与漫山遍野的庄稼和树林连在一起的,想起它,就会想起关于夏天的种种细节,包括外祖母,外祖父,还有凉椅,蒲扇……

    有许多年,我们是几乎听不到蝉鸣的,近几年,才又听见了它们的叫声,以前不懂的许多,现在似乎懂了,而这懂却是在付出光阴之后的。骆宾王的《在狱咏蝉》中说“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深”,一种声音能引了人的情思,自会有与之相关的人与情,自是在特定的时候面对特定的景与物,而且能触到情感,往往是在中年后居多,生活给予我们的太过丰富,除了幸福快乐,还有磨难,还有缺憾。“哪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大概也就如此了。

    许多的人,许多的事,在某一个节点,突然想起,会让心隐隐作痛,却再也追不回,疼痛弥漫开来,再也关不住。

    今夜,窗外的蝉声也正嘹亮。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