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红尘的博客

 
 
 

日志

 
 

我很无语  

2013-12-17 21:54: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很无语,因为已经出离了愤怒。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两件事:

 昨晚晚自习前,我正在办公室改作业,两位清清爽爽的男孩抱着三本词典,拿着一份试卷来到我的办公室,我不知道他们是哪个班的学生,一进办公室的门,他们就对我说:“老师,我们想向你请教一个问题,行吗?”对爱学的孩子,我一向是喜爱的,我连忙放下手中的事情,赶紧说:“行,说吧。”孩子拿出作好记号的三本词典,问了我一个问题:“连累的‘累’究竟该读什么音?”我看了看词典,两本商务印书馆的词典,一大一小两种,同一年出的同样版本,另一本是某某大学出版社的。三本词典是对“连累”一词的注音不相同,其中两本词典将“累”注为第三声,一本注为轻声。

 于我,一直是给学生强调,词典是工具书,必须去正规书店买,同时,尽量买大型出版社出版的,问了问孩子,说是在文轩买的,是这国家正规的大型书店。大概应该或者不是盗版吧,只是面对而今的市场,我是不敢有肯定确切的结论的。

 我不是专家,不敢对此做出对误的评价,我只能是告诉孩子们,轻声是一种音变现象,在普通话中,读轻声的应该有这样一些情况:一是规划性读轻声的,如语气词、动态或结构助词、名词的后缀、个别量词、方位词、趋向动词、重叠动词的末一个音节;二是有意义与词性区别的词语,如“兄弟”,读不读轻声意思不同,如“地道”,不读轻声是名词,地下通道,读轻声是形容词,纯正之意。当然还有一部分习惯上读轻声,如棉花、骆驼等,但“连累”不在其列。

 我只告诉他们,按照这样的标准,我个人以为,“连累”不应读轻声,但你们可以自己去分析,有自己不同的看法。我没有给孩子们一个明确的答案,我也无法给孩子们一个明确的答案。

 孩子们望着我,似乎有些清楚,也有些疑惑,问:“那么这道题中的‘连累’就不读轻声,答案就应该选择C项。可是老师,高考会考这样的题吗?如果考了,它会给出怎样的答案了呢?”“老师,怎么词典都这样哦!”

 我无语。

 和孩子们说话的时候,学校一位年轻老师走进来找我讨论教材上的一些问题,在旁边听到了这一切,等两位孩子走了,这位老师也有些无奈地说:“老师,我也是来问你这样的问题的。你看,教材和教参上解释不一,我该选择哪一个给孩子们讲呢?甚至这里教材教参还正好矛盾,我该相信教材呢,还是教参?”她指着教材上那些该死的注释,一一和我说着,我笑了笑,以同样的方式告诉她,我选择了哪一种讲法,或者是谁的也没选,就按我自己的看法讲,也告诉了她我的理解的原因。她说:“你们老老师还好办,对我们年轻老师来说,教参就是标准,可标准却不标准,我们该怎样办?”呵呵,我告诉她两点,一是相信自己,教参只是参考,人家早已免责,撇清了关系,那么,责任总是自己来承担的,那就干脆勇敢些,“老子天下第一”,就根据自己的看法来讲,现在的教参还真是出自专家之手吗?现在的专家还像专家吗?二是相信孟子,“尽信书不如无书。”不拘泥于书本,不迷信书本与权威。

 记得用新课改教材的时候,第一年,我将必修一、必修二上所有的错误与质疑都记了下来,不少的文字,但到了第二年,我放弃了,只是在教学的时候,作了一定的理不直气不壮的改动,理不直气不壮是因为我得顾忌高考这个标杆。

 话是这样说,有些东西或者我们可以有自己的看法,但是,有些东西却是应该有标准的,不然引发的就是混乱,比如字音、字形。只是,而今这些也无标准可言了。

 来和我一起讨论问题的是一位真正喜欢教书的年轻老师,她努力地钻研教材,认真地听老老师们的课,无论她教哪一类的班级,孩子们都喜欢她,因为她是真正的爱孩子,把教育当成了事业。她力求给她的学生准确的知识,给孩子们真与善的答案,让孩子们弄清对与错,面对她的困惑,我依旧只能是无语。

 面对今天的教材与教参,我些愤怒,也有些无奈。

 第二件事件发生在今天上课。

 昨天布置了学生预习欧阳修的《伶官传序》,并且要求学生找出各自的问题,并作好记号。上课我先给了学生足够的时间提问,并讨论解决问题,课文并不长,在学生掌握了课文内容的基础上,要求根据今天的学习,修订昨天预习时要求翻译的句子,也就是课后练习的第三题,然后,我请了几位学生起来说他们的答案。请到其中一位学生时,他翻译句子竟然只译了一部分,最后一个分句没有翻译。我问他:“你回答完成了吗?”这孩子疑惑地看着我,旁边的同学小声说:“你还有一个句子没有翻译。”他恍然大悟,接着,流利地将句子译完了。可是,他小声嘟噜的一句话惹恼了我。“这教参害人,我昨天照着教参做的。”其实,我早就发现教参上存在的这样的问题了,题与答案不符。

 或者是心中积压了许多不快,或者是一种极为不满与失落的情绪的驱使。我一下子勃然大怒:“教参混帐,你也混帐不是?教参弱智,你也想做弱智不是?”

 我极少在课堂上生气,我也意识到自己的话说重了些,马上说:“对不起,老师有些激动。但你想一想高一进校的时候我告诉了你们求知必须具备的品质是什么?想一想老师为啥要生气?”

 下课,孩子来找我道歉,说不该抄答案。我告诉他,我生气不是因为他抄答案,如果是弄懂了,抄抄无妨,甚至不做都可以,关键问题是弄没弄懂,不懂,抄也无用。同时,一个人求知,一是执著认真,同时如果不学会质疑的话,那他顶多也就是两脚书橱罢了。

 其实我不该和孩子生气,这些孩子都是一些认真学习的孩子,我是在和自己生气,和那些拿着高额俸禄的编者生气。

 我再一次无语。

 中午回家,冬日的太阳极好,心绪却不佳,有意提前一个站下了公车,在阳光里走走,阳光暖暖地洒在身上,晒暖了身,却暖不了心。

 一边走,一边想着我购买的正版书上的错误,想着教材,想着那些错漏百出的种种教参,想着我中的一本本词典,还有那些永远让我纠结也永远让我糊涂的字音字形,还想着前几日炒得沸沸扬扬的小学初中教材上的错误,想着出版社荒唐的解释……

 我们可以不喝自己生产的牛奶,喝进口的奶粉;我们也可以不吃自己生产的蔬菜,甚至有一天还不吃自己生产的粮食,我们也可以看着电视中、广告上打出的最大亮点购买物品:希腊原产地灌装,原料来自国外。如此等等,我们都可以,不吃中国的,不穿中国的,可以,我们是不是可以完全不学中国的呢?我们可以不再读书,我们的孩子可以不再读书,但孩子的孩子呢?我们给予他们的是什么?当我们的教材不可信,教参不可信,字典词典不可信的时候,我们的教育给予孩子们的心理暗示是什么?

 在今天,一切用钱来衡量的时候,我不知道是否能在做事拿钱的时候,偶尔将眼睛从钱上移开,看一眼自己做的事,或者说,在拿钱的时候,用眼角的余光看看自己做的事。我们可以不用夸张地说国家、后代子孙,也可以不用说自己的名,只说自己的利,但是既然拿了钱,是不是也该做出与钱相等同的事呢?或者名其实在利面前是可以不要,被戳脊梁骨也是不用在意的。世上没有桃源,心中也没有,庄子的月亮早已沉沦。

 我分明听见最后一枚水晶球落地破碎的刺耳声……

 逃无可逃,退无可退,守也无可守。

 突然想起朋友说的严复先生的一句话:始于作伪,终于无耻。

 我只能无语!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