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红尘的博客

 
 
 

日志

 
 

行走于阆中  

2013-11-03 11:44: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阆中从周朝时置县到如今,已有两千多年历史了,又是风水古城,是中国春节的源头,三国猛将张飞身葬于阆中。早知晓这座古城,却从未去过,机缘巧合,在快立冬的时节来到阆中古城。

这时节,古城早晚的风已带有一丝的凉意,午间的太阳却依旧温暖,这样的日子极为难得,趁着这样的好天气,我慢步于古老的街道与幽深的小巷,古城的大街小巷弯弯曲曲,纵横勾连,肥瘦不一,长短各异,如一行行错落在致平平仄仄的古风,丰满,留白,细腻,婉约。古街,古院,古楼,古树,繁复中又见别致,玲珑中显出精巧,一样的木门,不一样的式样,不一样的木窗,不一样的照壁,不一样的风情。以中天楼为中心,古城的街道四通八达,避过那几条商业化的主街,步入幽深的小巷,古城使温柔起来,只想寻访一份在喧嚣的现代都市找不到的感觉:悠闲自在,安静恬然。

于是,缓缓而行,一一访来。桓侯庙,风水博物馆,状元府第,文庙,中天楼,水码头,川北署道,学院行署,贡院,张家、孔家、侯家等人家的各种大院,俯首就是历史,这是一个古老的地方,明清建筑占有不小的面积,历史的遗存在这里经受了风雨的侵袭后,依旧鲜活。

慢慢走,细细看,桓侯庙门票价格太高,我没有进去,站在桓侯庙门外,透过中间的天井,看着对面的庙宇和围墙,似乎一眼能望到底,这到与张飞的性格相似,率直,不躲不藏。喜欢这样心性的人,与率直的人交朋友,不需要刻意的经营,心不会疲累。放过了这似乎最应该看的地方,没去拜谒,有些遗憾,但留下一丝遗憾,也留下了再去的理由。

好歹也将自己列在了读书人的行列,贡院是必须去的地方。花了四十五元钱,我才算是迈进了贡院。细细读中国科举选官制度的起源与发展,细细去那一位一位状元的名字,其中不乏熟人:柳公权,文天详等等。虽只在书页间见过,可姑且算作相识吧。读了好多年的书,究竟算是读的中央官学呢,还是地方官学呢?童试没考过,那些年进幼儿园、小学都是不用考试的,地方考试当然避免不了,学校的考试,高考前的预考等等,会试也该算是考过,呵呵,尚且忝列末位,殿试是没有资格的。一边看,一边想,看着整个科举考试的流程,看着考室,这看似枯燥的地方却让我觉得有趣。最有趣的是当属考场的标语:遵守场规,依次搜检,严禁怀夹,严惩枪替,为国求贤,择优取士。呵呵,今天再次把它悬挂在高考考场上空,依旧恰当,历史的一页似乎并未翻过,古往今来,这道路上风景都是如此。最让我垂涎欲滴的是那方黄色而硕大的砚台,它究竟成就了多少人,又毁灭了多少人,我不想探究,我只想着:如果它放在我家,就在我的案头。呵呵,幻想是被允许的,在幻想中小小地满足一下也是被允许的,这也是旅游的乐趣之一吧。

举起相机,将贡院中的场景一一拍下,想着有一天或者上课的时候用得着。去除其它的景物,特意将贡院两个大字拍下。科举,贡院,耽误了多少的读书人,葬送了多少的人一生,骗取了多少读书人的青春。中举的范进,那举中来还有用吗?写下《聊斋志异》的蒲松龄,还有归有光等等,如果他们的主要精力不在科举呢?这世间是不是会多许多的好文章。可是,一代又一代,我们都前赴后继地走在这条路上,这似乎又证明着它自有自己存在的道理。

等我走出贡院,再次回望那两个大字,突然间,我有些似乎疑惑,我是否也被它误了一生,或者起码,今天我的人民币是不是也误了呢?

信步转到风水博物馆,这是必须要去的地方,阆中被称为风水之城,据说当年风水大师袁天罡奉太宗之命测步王气,从长安到了阆中,见此天然一块风水宝地,于是在蟠龙山顶筑观星台测天象,在这里隐居起来,后来,李淳风寻访袁天罡的仙迹,也来到了阆中,继续从事天文观测,两人在此数十年,此后,许多风水术士、天文学家继续来此。阆中“三面江光抱城廊,四周山势锁烟霞。”这样的风景必须站在一个至高点上才能看到,我只能去风水博物馆看看了。

所谓风水二字,风是指空气流动的现象,水是指水流,它以人为中心,强调天、地、人三者协调,简单地说,好风水即是良好的生态环境加上良好的地形要素。而风水术则是寻找并利用地气的一门学问。“左青龙,右白虎,南朱雀,北玄武”大概也就是自然形胜了。阆中三面绕水,四面环山。地处四川盆地北缘,嘉陵江中游,山川形胜独特,山水城融为一体,以风水学理论为指导选址建城,符合“地理四科”,因而今日的阆中城有中国风水活标本之称。北有蟠龙山,据说与昆仑同属一脉,如流动的青龙,当属风水中的镇山,古城处于龙脉聚合之处,南面锦屏山如座前几案,好似朝圣的队列,谓之朝山。案山前群山重叠,峰峦竞秀,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正符合了风水学中砂的格局。风水中得水为上,嘉陵江迂曲于阆中,将阆中古城环抱其中,自然成为风水宝地。呵呵,风水的学问太过博大精深,不是我这样的人能读懂的,走出博物馆,我能知道的大概就知道这些东西了,还算是有收获,不虚此行吧。其实想了想,从帝王王位的朝向,到过去普通百姓修房建墓的选址方位,想来,不外乎是想阻挡来自北风的寒风,迎向南面的阳光和暖湿的气流,形成良好的小气候吧。

只是,阆中天造地设的佳境,确实得自然的庇祐深呵,也难怪阆中成为杜甫一生留诗最多的地方,也难怪先前在看贡院时看见,阆中在科举取士中人才辈出,远远超过四川任何一个地方,地灵人杰呀。

文庙不需要门票,但建筑在崭新的金碧辉煌的上的文庙,没有历史的厚重感,便没有可读性,匆匆一瞥,便离去。

沿街而走,看巡城的张飞,看川北婚嫁风俗,看来来往往的人颈上飘动的各色丝巾。再沿江而行,穿行于窄窄的安静的小巷,观随处可见的合抱树木,品阳光飘过屋檐透过大树洒在青石路上,长长短短的影子,大大小小的光点,随手捡起一块,都能嗅出秦汉的气息,闻见唐宋的芬芳,看见明清的厚重。走累了,坐在中天楼旁简陋的咖啡馆里,或者说这还称不能咖啡馆,只是一充满爆米花奶油香味与奶茶的香味的奶茶店,端一杯只略带咖啡味的咖啡,看来往的人流动成一道风景;看对面店铺屋檐下,大花粗布做成的灯笼靓丽夺目;看阳光投射在建筑上,街道上,半明半暗的光影游戏。音乐懒懒地响着,旭日阳刚的歌,正是适合发呆的时候,此时的时间是凝固静止的,心是宁静安详的。看着满大街时尚的人群,扑入眼帘的古建筑,偶尔会有一种时光错乱的感觉。

下午时分,走到沿江一带的街道,这多是居民的住宅区,此起彼伏在麻将声,打扑克的争论声,最为壮观的当属一处大大的院落的门前庭内,从里面的天井,到门外大树下,全是打牌的人,且全拿着我不认识的牌,呵呵,有些像泸州大贰的模样,一问才知道,那叫“长牌”(不知道是不是这两字)。大树下,街道旁的石凳上,还有三三两两闲聊发呆看街景的人,靠着老祖宗的荫庇,人们的日子过逍遥自在,文化是产业,旅游的GDP名不虚传,我今天也算是为GDP作了一回贡献吧。只是,我想是不是有了祖宗的荫庇,风和雨就湿不透古城千年的宁静?仅仅靠着祖宗的基业,这种荣耀能否永恒?

还想着去看看滕王阁,看看天宫院,逛逛锦屏山,看看东山的园林,可惜时间已不等人。夜晚阆中城的夜景我没来得及好好看看,那四围山上的图腾也没来得及观赏,还有天宫院,锦屏山……第二天恰逢大雨淋漓,只好留下满地的悬念与满心的遗憾离开了古城阆中。

回味阆中,青瓦院落,木窗雕栋,只是,如果没有了这些历史的遗迹,阆中还剩下些什么?今日的阆中已没有了家家户户苦读的声音,岁月的光景里,只折射出了怪异的眼神,没有书声,没有香火的传承,文化便仅仅也只能传达出历史的回声,今日阆中的文化何在?山外的青山依旧在,谁说古今的事都付笑谈中?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