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红尘的博客

 
 
 

日志

 
 

“逃学”第七日——香格里拉纳帕海、噶丹·松赞林寺  

2012-07-06 23:26: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香格里拉一直就在我的梦中,它不是一个地名,一个神话,而是美丽的桃源。

    其实,香格里拉一词出自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所写的《失去的地平线》中,作者把雪山、峡谷、草原、湖泊等神奇美丽的自然景色和悠远、宁静、安详、和谐的生活状态称为香格里拉,或许它也就是五柳先生笔下的世外桃源吧。

    中甸原名“香阁里”,当地藏民发音加上“勒”音,便成了“香阁里勒”,这与梦幻的香格里拉几乎一样,后便更名为香格里拉。我们到达香格里拉里,看见到处的横幅上写着“庆贺香格里拉更名十周年”。香格里拉,在藏语中为“心中的日月”之意,它真是心中的日月吗?离开丽江前往香格里拉,心里有许多的忐忑,怕它就是桃源,让人无法离去,更怕它就是桃源,从此心无所依。

    到达香格里拉已是中午,顾不得吃午饭,匆匆找了一家客栈,放下物品,便坐上了前往纳帕海的车。在车站包了藏族小伙子知诗的车,讲好了这天下午游纳帕海和噶丹·松赞林寺,第二天游普达措,石卡雪山就不去了。

    这一次出行,所有的雪山都没有去,夏天,不是观雪山的时候。

    到达纳帕海草原湿地公园,在门口吃了点东西,买了门票便进入了湿地公园。

    纳帕海离香格里拉县城仅4公里,与拉市海一样,是个季节性高山湖泊,纳帕海意为“森林背后的湖”。这里,夏末秋初为湖,冬春季节为湿地,我们到达这里是仲夏,没有湿地,正是一片草场。

    纳帕海并不大,进入公园,举目四望,便能看到草场的尽头,用脚去丈量这片草场的面积,用不了多长的时间,两个小时足矣。我没有选择骑马,选择了步行,草原上的花儿草儿,只有你俯下身子,贴近大地,你才能看清楚它们的容颜,读懂它们的心。

    一边走,一边看,据藏族朋友说,此时并不是草原上最美的季节,再过一个月,草原上的花都开了,这才是最美的时候。我们来时,看见香格里拉公路两旁的油菜花开得正繁茂,这里,该算是初春季节吧。这片草原上,花也开了,但并不多,星星点点,多为初春的花朵,但品种极多,无法辨识,通过热情的藏族朋友,我才算认识了狼毒花、格桑花、薰衣草等等。一路上,草原的色彩千变万化,这里是紫色,那里是白色,这里是灿烂的金黄,那里又是五颜六色,花色不同,花形各异。

    这一片草原也是一片马场,马儿或立或躺,来了客人,驮着客人走上一圈,遇上好的骑手,便高兴地奔跑起来;牦牛低着牛,悠闲地吃着草,全不管我们的镜头;羊儿吃高兴了,咩咩地叫了起来;最有趣的是两头结伴而行猪,寸步不离,我一直想照下它特别的敏捷的身影,可惜,它一点也不给我面子,看见镜头对着它,便双双转身离去。

    草场的旁边是一条水渠,藏族朋友说,这是政府专门为水葬修建的,过去水葬就在河里,不卫生,现在专为藏族的风俗习惯修建了这样一条水渠。

    水葬藏族丧葬的一种形式,也是世界上比较古老的葬法。人死之后,按骨骼将尸体分解,然后投入水中,让鱼儿啃食,以此超度。无论是水葬还是天葬,在藏族看来,这都是一种超度亡灵的方法,而用今天的现代观念来看,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超前的环保安葬方法呢。我又想起了泸沽湖,想起他们的火葬仪式,少数民族对自然天地的敬畏,对信仰的虔诚,对生死的豁达,他们都选择了这样一种丧葬的方式,不与子孙争资源,更彻底地“布施”,与那些高大宽阔的墓地相比,这何尝不是一种大善呢!

    纳帕海在我的心里,就是一片草场,称不上草原,草原该是宽阔无边了,该有“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象,该能看见天笼四野,而这里,三面环山,它不过是峡谷中的一片草地,狭窄的面积让它无法显现草原的风格与胸襟。

    纳帕海,一个美丽的草场,但它不是我心中的草原。离开的时候,我在心里说。

    车行不久,便到了人称小布达拉宫的噶丹·松赞林寺。纳帕海的门票60元,已经觉得有些高了,而松赞林因进门后必须乘坐环保车,门标价格为85元,普达措的门票则为190元,来到香格里拉旅游,第一感受是门票价格高,这里并非世外桃源。

    噶丹·松赞林寺是云南最大的藏传佛教寺院,于公元1674年五世达赖奏请清康熙皇帝批准,亲自选址修建,并赐寺名“噶丹·松赞林寺”,后雍正皇帝又赐名“归化寺”,是藏族同胞心中的圣地,在藏区有很大的影响力,远近前来朝圣的信徒源源不断。

    来到噶丹·松赞林寺,这里最让人满意的就是每一辆车都有一位导游,沿途讲解寺庙的情况,让我得以了解寺庙的概况。

    噶丹·松赞林寺是一组庞大的建筑群,沿山势而上,远看真是极像图画中的布达拉宫。最高点是扎仓、吉康两大矗立中央的主寺,阶梯两侧康参、僧吉等建筑簇拥拱卫,高低错落,层层递进,衬托出主殿的高大雄伟。导游告诉我们,扎仓在藏语中意为僧院,是僧人学习经典、研修教义的地方。扎仓的下属僧侣组织就是康参,即僧团,按僧侣籍贯或来源的地域划分,来的路上,藏族朋友告诉我们,藏族有虔诚的信仰,家有出家人是一种荣耀,僧人在寺庙里的用度均由家庭提供,寺庙的修建也由信徒捐献,因此,沿途所见的藏式建筑上,插有黄色旗帜的,那就是家里有人在寺庙里侍奉佛主的。

    沿石阶而上,来到松赞林寺的最高点,可惜来得不巧,两大主寺均在维修,无法参观。寺中殿壁上浓墨重彩地画满了菩萨和神话故事中的人物,虔诚地来到佛前,参拜祈祷,学着念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希望父母亲人健康平安,祝愿朋友幸福快乐。

    拜佛,其实是叩拜久违的虔诚。现代生活中,我们浮躁,缺乏信仰,缺少虔诚敬畏之心。人没有了信仰,便想着“人定胜天”。

    在这里,经幡飞舞,香火缭绕,诵经声柔柔地直入心底。时间在这里似乎停滞了下来,一切显得安静而平和。人活一世,不一定要信教,但总该有些敬畏,心中应该有向善之心。

    寺的对面是一个小小的湖,湖中的小岛上有一白色的塔,还有玛尼堆,越过湖,对面的山上,是天葬台。

    天葬是藏族地区最普遍的葬法,在《狼图腾》中曾见过天葬的描写。“天”在藏族的心中享有至高的地位,它不仅是自然的天,还是藏族心中的极乐世界。天葬是效法释迦牟尼割肉饲鹰,慈悲一生,直到生命的尽头,把所有的一切都布施给众生。

    走出松赞林寺时,已是傍晚时分了,回到香格里拉城,吃了晚饭,天色还很好,香格里拉日照时间长,晚上九点左右天才会天黑,顾不得疲惫,走向四方街。

    香格里拉也有四方街,只是没有水声,规模也比丽江古城和束河小,但却也更加清静,这未作过多开发的四方街,更多地保留了原来的风貌,商业化的气息也淡了许多。走在清静的街道上,一位藏族老阿妈看我在拍照,赶紧凑过来看看,看着我拍的建筑,高兴地笑了笑,这才离去。

    在四方街上,你能看见世界上最大的转经筒,夕阳中,金灿灿的转经筒辉映着背后的山和周围的建筑,四方街更增添了一丝神秘的色彩。

    漫步四方街,看着落日的余晖如同大海退潮一般,慢慢地、悄无声息地退去,金黄的颜色,从街道,退向木窗,再爬上屋顶,颜色由亮变暗,由深变浅,由浅变淡。夕阳走了,时间还是走了。我喜欢看光与影的游戏,看建筑的剪影,看树影婆娑,看阳光洒在建筑物上,然后再一寸一寸地剥离。从这里,你能看见时间的流逝,看生命的轮回。

    风起了,夕阳正在离去,黑暗即将到来,寒意顿时袭来,之前朋友嘱咐“防寒防晒防高反”,可我还是没有想到当夜色降临,香格里拉的气温会这样低。手足已经发冷,身上的衣服已无法抵御寒意。

    赶紧,大步走向客栈。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