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红尘的博客

 
 
 

日志

 
 

蚕马  

2010-04-07 16:13: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然读到冯至的《蚕马》,震惊不已,这取材于干宝《搜神记》中故事的诗歌,让人心生遗憾,也让人瞠目结舌。

        一直以为爱是美丽缠绵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终化蝶起舞,而刘兰芝与焦仲卿也化鸳鸯相向而鸣,中国人中庸平和的心态里,总希望有情人皆成眷属,无论以什么形式,最终都成为美丽的传说。

        第一次在《搜神记》中明白,两情相悦的爱情可以化蝶、化鸳鸯,而一厢情愿的爱情,便只能化蚕。

        我想起了许多年后艾米莉·勃朗特笔下的希刺克厉夫,虽两情相悦,但究其愤怒的情感来就,这何尝不是西方的蚕马。第一次读完《呼啸山庄》时,耳边就一直响着希刺克厉夫凄厉的呼唤:“进来吧,进来吧!凯蒂,来吧!来呀,再来一次!啊,我的心爱的!这回听我的话吧!凯蒂,最后一次!”

        《搜神记》的故事里更多的是愤怒,是爱得不到回应的委屈,是对不践行诺言的愤怒,因而,白马最终裹袭女子而去,成为止于桑枝的蚕,一生一世束缚在一起。而《呼啸山庄》中则是爱着的双方都认为在为对方付出努力,结果却给对方留下了痛苦,于是一个愤怒的底层男人成功复仇,却并没有得到幸福,这呼唤是对幸福的呼唤,但却无法唤回那游荡的魂灵,我不知道离开人世后双双一起在旷野中、在山岩底下游荡的希刺克厉夫和凯瑟琳是否最终幸福地在一起了,但我知道桑枝上的那只蚕并没得到幸福,身体的捆绑并不等于灵魂的相依。

       但我依然欣赏这样的爱情,虽然他追逐的手段并不一定恰当,或许,它也不如关关雎鸠缠绵,没有在水一方诗意,但终其一生,他们的眼中都只装着对方的身影,忠实于自己的感情,“人世间有百媚千红,我独爱你那一种。”没有地位的思量,没有贫富的权衡,更不考虑旁人的冷眼与即将到来的杀戮。

        情感一经反复权衡思量,或许,它就并不是真实的心语了。无论是蚕马的故事,还希刺克厉夫的故事,它都是一场悲剧,但它们都爱得真,爱得纯,爱得热烈,他们都没有违背自己的心与情。而世俗中的爱情,带有太多人间烟火的气息,这貌似自我的东西,常常爱到太多的牵制。金钱地位,这是其一;距离时间,这是其二;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偶然。人世太过复杂,复杂得超乎我们的想像。那“一树梨花压海棠”的屡屡上演,是否就真纯净得没有金钱的气息与权位的影子呢?

        《三十里铺》中深情的三哥哥不也终究也未能与凤英缔结良缘吗?

        “非此不可”,“唯此不行”,那得有机遇,所谓天时地利人和,你得有非同一般的福份在世间找到上帝剖开的那一半苹果,而且恰好是那一半,严丝合逢地合在一起,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相遇,它只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因此,也只能“邂逅相遇”。

        那么,生活虽缺憾,但珍惜它吧!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