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红尘的博客

 
 
 

日志

 
 

酒的岁月  

2010-02-07 22:07: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酒器酒具

        酒的器具太多,从质地、形状到色彩,手指头脚指头加在一起,来来回回数上百十回,也无法数清楚,何况金庸小说中对酒器的描述太过精彩,我不敢再加以赘述,以耽误大家的时间,我只想谈谈有心中的酒器酒具。

        关于酒器的记忆与陶罐有关:

        父亲从征粮剿匪开始便参加了工作,在多子女的家庭里,老大当然应该承担起照顾家庭的责任,几位姑姑对老父亲也非常尊重,而父亲与爷爷一样,喜欢晚饭时喝一小杯酒,姑姑们工作后,每逢过节,便会给父亲捎来酒,而且特意收集全国各地的名酒送给父亲,而这些酒平日里父亲是不舍得喝的,每一瓶酒都用工整的隶书在标签上注明时间:某年某月某人送,某年某月收藏。然后牢牢地锁在柜子里,等到过年大家团圆时才拿出来一起品尝。现在家里还收藏有七十年代的酒。

        那一年过年,特别热闹,记忆中好像是奶奶死后的第一个年头,因为父亲和几位姑姑相约,祖父祖母都不在了,大家平时都忙,但千忙万忙,每年过年团聚的习惯不能丢,亲情不能淡,每年还是得回家过年。年夜饭前,父亲将自己收藏的酒全搬了出来,摆到一张大桌子上,有好几十瓶,让大家挑选年夜饭的酒,大家选了一陶罐装的茅台。一打开,满室酒香,连一旁正起劲疯玩的表姊妹们也闻到了酒香,顽皮的便开始装醉,四处乱窜,那一瓶酒,让长辈们喝得特别过瘾,那一年的酒,特别香,许多年后,大家还在谈论着那一瓶酒,都说从此便再没喝过更好的酒了。而那个灰头土脸陶罐被我放在书桌上,偶尔插上几枝鲜花,或许插上两管毛笔,倒也具有别样风情,直到后来一天,我回家时它再也不在书桌上,不知被哪位到我家做客的人看上拿走了。

        后来,家里搬入了楼房,那时正是集资建房的时候,同一栋楼住着的都是一个单位的同事,大家彼此都很熟悉,一天,不知为什么,父亲特别高兴,晚饭时候,拿出多年舍不得喝的酒——一瓶陶罐装的老窖,刚打开一会儿,四楼、五楼的两位邻居便不请自来,推开门,说的都是同一句话:“什么酒?我在楼上都闻到了,好香!”真正的酒香四溢呵,那一晚,父亲和两位朋友喝了好久,喝得格外高兴。

        这些年,父亲老了,严重的咽喉炎让父亲戒掉了酒,而家里那一大柜酒便成了长大的儿女们过节时的饮品,每一次父亲拿出来,都会就着标签上的字,讲述一个绵长的故事,其实,酒瓶里岂只装的是酒,分明装的是友情、亲情,装的是一段历史,是父亲的岁月旅程。父亲常说:“这些酒,是真正的粮食酒,好酒,这里面没有虚伪,这样的酒才醇厚香甜。”

        喜欢陶罐瓷瓶装的酒,喜欢陶罐,因为它纯朴稳重,它简单浑厚,看见它,似乎看见先民简单的生活朴实的心,看见它,似乎看见平凡绵长的亲情友情,看见它,你能感觉到历史的厚重,感受到文化的深邃,能更深地领悟到简单朴实的内美。

        而喝酒,在我看来,也得瓷的酒杯。瓷器的英文名是china,瓷器与中国同名,我不想去追溯原因,在我看来,瓷器是中国的,也只属于中国,在历史的岁月里,瓷器穿越陆上丝路的风沙,闯过海上丝路的狂涛,抵达遥远的异国时,是怎样的让人震惊,让人赞叹,那美丽的黑陶、灰陶,那精致的青花瓷,那亮丽的釉里红,那承载着千年文明、积淀了中华文化的瓷器,是怎样让西方人震撼。

        当清冽的白酒与微黄的黄酒在瓷器里荡漾,酒与瓷器便更相得益彰,酒于是不再过分嚣张,酒的古朴与醇厚,酒的豪放与内敛,此时,与酒杯融入一体。这时的酒杯中,才会有李白与苏轼的月亮,有杜甫的浊酒与曹雪芹的心酸,有尚开张有胸胆,有千杯少的情味,这才是中国的酒,这才有中国的味。

        酒,不是登徒子壮色胆的工具,也不是残暴者壮恶胆的工具。酒,是诗人的诗情,是英雄的宝刀。喝酒,喝的是氛围,喝的是情调,品的是文化。

        爷爷传下一只酒盅,称之为酒盅是因为用它,是真正喝酒,品味。酒盅分内杯与外盅,内杯内外纯白,白瓷胎很薄,酒入其中,酒液特别清澈明媚,酒波微漾,真有豆蔻梢头之感,而外盅内白外彩,绘着古色古香的人物图画,图画外凸,一触摸,似乎能感到嶙峋的风骨,外盅倒入热水,将内杯置入,盖上盅盖,一会儿,酒便温了,爷爷曾经告诉我说:“这样喝杯不会伤胃,特别是冬天。且喝米酒一定要这样喝才有味。”

        岁月流逝,时代变迁,酒器酒具千变万化,或许它的价值更高,或许它更加精致,然而,我却固执地喜欢陶瓷的酒器具,也许,骨子里其实是对古老文化的崇拜与景仰,是对古老文明的固守与祭奠,因为,今天,这一切正渐行渐远……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