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红尘的博客

 
 
 

日志

 
 

梦耶?梦也!  

2009-10-13 23:29: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张晓风的《我有一个梦》,读到其中的这样一段话:

        “我有一个梦。(但称它为梦,我心时其实是委屈的啊!)

        我梦想在这号称为中国的土地上,除了能为英文为生物为化学为太空科学设置实验室之外,也有人肯为国文设置一间讲坛。

        我梦想一位国文老师在教授‘好鸟枝头亦朋友,落花水面皆文章’的时候,窗外有粉色的羊蹄甲正落入春水的波面,苦楝树上也刚好传来鸟鸣,周围的环境恰如一片舞台布景板,处处笺注着白纸黑字的诗。”

        是的,这是一个梦,一个我不敢奢望会在今生能实现的梦,甚至也不敢奢望在来生能实现。

        教了一辈子中文,但中文早已被挤压到了再也不能挤压的程度,作为基础学科,它的课程设置比英语、数学少,甚至在我任教的学校里,它的课程在某些阶段里与物理课相同,美其名曰:学不学都一样能考。

        也是呵,从呀呀学语开始说中国话,谁不能说几句?从蹒跚学步学中国字,谁不能写几个?可我却越来越多地看到词不达意,句不合体,错字别字满天飞。到了高中,我还在讲“落”“茫”是上下结构的字,自己的“己”是全开口,不能与已经的“已”混同。至于“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被讲为“天冷了,诗人四外寻找树枝生火,但河边没有树枝,所以,诗人感到很冷,也很寂寞”,这奇怪吗?这应该理所当然吧。

        我不知该怪谁怨谁,我只感到透骨的寒,无言的痛。中文永远是可有可无的小角色,如同宴席末尾的那一碟小菜,有没有都不重要,它的作用甚多不过是告诉食客:菜上齐了,宴席结束了。

        我不敢奢望读书的房外有亭台楼阁花草树木,不敢奢望春风穿户,夏雨叩窗,更不敢奢望空山幽壑,笙瑟溢耳。连安静雅洁的书斋,中国式的门窗,木质的桌椅也不敢奢求,中国的校园里,我可以说,大多数的地方没有国学的位置,更没有国学的氛围。作为学校课程的语文课除却功利,还是功利。

        我渴望一种氛围,一种读书学习,真正沉入文化中的氛围,我没有华屋,但起码,泡上一杯清茶,或点上一支香,在花香中,在轻烟里,人心自然静了下来,书自然亲,文自然美,此情此景自然让人爱,这也就是一种境界,读书的境界罢,大约这也叫做小资情调吧。

        但,我爱这样读书,我爱这一份情调,这一份氛围,这一份安详,因为,弦管丹青,诗词歌赋,在这一份氛围里,很美很美,美到令人心醉。

        如果这算是一场梦的话,我希望它再美一些,中国味再浓一些,我希望沉入梦中,永远不要醒来。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